您的位置:首页 >走进会同>地方名人>详细内容

嫦娥工程总设计师李春来

来源: 浏览次数: 【字体:

现为中国月球探测工程(嫦娥工程)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兼副总指挥,中科院探月总体部副总工程师。

李春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嫦娥工程结缘。1985年,他从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毕业,学的是矿产普查与勘探专业。毕业后,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矿产地质研究院岩矿室工作了3年,干的是金矿,之后报考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涂光炽院士的层控矿床专业研究生。

当时,涂光炽年事已高,已经不再亲自带研究生,李春来便转读欧阳自远的研究生。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欧阳自远并没有用任何夸赞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学生。他只是告诉记者,至今,他还清晰地记得李春来的毕业论文。

“他写的题目是《70万年以前小天体撞击地球的相关证据》,主要研究70万年前地球的气候、环境有哪些变化。这些都与行星撞击地球有关,他找到了很多证据。他的论文写得很好,毕业论文只是其中一部分,他还发表过很多文章,所以我印象很深。”

1994年,欧阳自远开始开展中国月球探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研究,李春来就被他“拉”了进来。

地面系统是绕月探测工程的五大系统之一,是唯一涉及绕月探测工程“头”和“尾”的部分。而当时,除了李春来和现任嫦娥工程地面应用系统副总指挥的邹永廖,以及负责地面系统科学应用分系统的刘建忠外,再无其他人,甚至连办公的场所都没有。

“从2000年开始,我们就把全部精力放在这个工程上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真正感觉到了压力。”李春来说。他甚至从那时开始写“日记”,把中国绕月探测工程研究、论证的重要事件一一记录下来。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招兵买马”。在这方面,李春来花了不少心思。李春来的博士生、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月球与深空探测科学应用中心副研究员刘建军当年就是他靠“感情留人”留下来的。

第一批队伍建立起来了,地面系统的建设也进入了正轨,人才队伍慢慢扩大。而李春来的成长,欧阳自远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只有在工程中才可能成长得这么迅速,是工程锻炼了他。”

最大理想:“嫦娥”到达月球

绕月探测工程是寄托中国人千年探月梦想的工程,其意义非同一般。

“刚开始我是因为兴趣,真正投入后,发现这个工作很值得去做,它既有前景也很有意义。”李春来说。

但即便如此,李春来依然放不下自己的陨石情节。他跟记者说,他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开着越野车去沙漠寻找陨石,或者去南极找陨石。

1995年和1998年,李春来在英国做英国皇家学会的访问学者,研究陨石,与英国合作进行了南极冰中宇宙尘、卫星绝热层和哈勃望远镜太阳能电池板上的空间碎片(包括宇宙尘)的研究。之后,去沙漠或者南极寻找陨石就成了他的梦想。但是,1998年他从英国回来后,就被欧阳自远叫去做探月方面的工作。他的理想也就变成了永远的梦想。

不过,工作再忙碌,也压抑不住“爱玩”的李春来。

刘建军告诉记者,他们地面系统成立了一支自己的足球队。每个星期,只要有时间他们都会一起出去踢踢球、聊聊天。这支足球队就是在李春来的支持和提议下组建的。此外,在李春来的提议和支持下,女生也成立了女子俱乐部。

“我们必须想办法调节。”李春来对记者说,他们工作的紧张程度是可以想象的,但是压力可以调节,而且多开展活动对于培养团队的协作精神也非常有好处。组建足球队也好,俱乐部也好,都是希望给学生和工作人员提供交流和放松的平台。

李春来的学生张晓宇和朱兰,一个是02级博士,一个是05级硕士,都是女子俱乐部的成员。谈起李春来时,她们感觉特别亲切。

“李老师比我们都会玩。他很随和,总是为我们着想,怕我们工作太紧张,就提议成立男子足球队,后来成立了女子俱乐部。我们女子俱乐部邀请他过来,只要有时间他都会来,而且他会很随意,跟我们一起聊天、吃饭。”

但是,平常工作的时候,他们感觉李春来非常严肃,甚至也有发火的时候,但都是对事不对人。只要出现任何差错,他一定会要求查出问题在哪里,是什么原因。

李春来对此的解释是:“做工程就必须拿出做工程的样子。现在我最大的理想,是‘嫦娥’能顺利到达月球,我们的工作能顺利进行。”

只能对家人说“对不起”

李春来有一个乖巧、漂亮的女儿,但是她却很少为自己的父亲在做一项影响全中国人的事业而骄傲。对她来说,她更希望的是,父亲能有更多的时间陪陪她,能多给她讲一些月球的故事。“但是我从来没有耐心去跟她讲这些。”李春来有点自责地说。

李春来对记者坦言,1994年,他开始介入嫦娥工程时,并没有把精力全部放在这个工程上,当时他还同时做一些陨石和天体撞击方面的研究工作。而且,在调到北京前,他们在贵阳地化所的工作和生活都非常惬意。“白天工作,下午下班了回家散散步,或者和人聊聊天。跟现在比起来那种生活就是天堂。”李春来说。

但是,从2002年开始,当李春来不再感觉探月工程只是虚无缥缈的梦想后,他让自己从梦幻回归了现实:“真正感觉必须踏踏实实地干了。”他把其他所有的工作都停了下来,全部身心投入到嫦娥工程中。

“我们没有时间过节假日。”李春来说。于是,家人从此看见的只是李春来匆匆忙忙的身影。

李春来的妻子原来是贵州省环保局的公务员。2000年,李春来调到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后,妻子就辞掉了自己的工作,陪他来到了北京。可是,转眼间7年过去了,妻子至今都没有找到正式工作。

欧阳自远则告诉记者,当年他们从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化学研究所调到国家天文台时,李春来、邹永廖、刘建忠的妻子都因此而辞去了工作,至今她们都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

“自然少不了对我的埋怨,她内心的感受我也能理解,但是我只能对她和女儿说‘对不起’。”李春来语气哽咽。让他欣慰的是,妻子和女儿都很理解他的工作,尤其是妻子,她一直在默默无闻地支持着他。


【打印正文】